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268|回复: 0

简良开先生自传《成就梦想》--连载(34)第五部:渐臻至善 自我慰藉 第一章4--6节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08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4028

    主题

    7372

    帖子

    40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73665
    发表于 2021-1-26 08: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良开 于 2021-1-26 11:21 编辑

    第一章 回首沧桑 咀嚼人生


    第四节 读懂父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亲、母亲,尽管父母同等重要,但在儿女心目中的位置不尽相同。一般说来容易读懂母亲,在心目中母亲是第一位的,因为孩子从母腹中问世吮吸着母亲的乳汁,靠母亲一泡尿一泡屎的料理成长。母亲常年累月操持家务,生火做饭,洗衣缝补,买菜购物,油盐酱醋,添置用品,挑灯夜补……样样都从母亲手中过因而母亲是慈祥、善良、朴实,伟大的,无可非议。子女由母亲拉扯成人,容易读懂母亲,既是人之常情,也是最直接最实在的。
           然而对父亲却不尽然,由于心理素质,知识水平,理解程度,认识能力的差异,有的人在成家立业,为人之父之初开始感悟父亲的分量;有的人到了而立或不惑之年,有所作为,成就一番事业的实践中,逐步读懂父亲;有的甚至一辈子都不可能读懂父亲。这种人虽然甚少,但不能说没有。父亲是一家之主,是顶梁柱,大量时间干的是粗活、重活、力气活,操持全家老小的生存大计,与母亲教育子女的方式方法有所差异,思维方式也不同;与子女一起生活的时间也没有母亲那么多,也不象母亲那样唠唠叨叨,啰啰嗦嗦,子女不听话时用细条子打人,不怎么疼,而且爱哭。用慈心、泪水感化子女。父亲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耐心与子女磨磨蹭蹭,则是该说则说,该训则训,简练干脆,教人骂人时口气生硬,板着面孔,打起人来挺厉害,打一顿叫你铭记在心,忘不了。父亲不会流泪,只会怒目而视,动起怒来威严可怖,叫你望而生畏。所以,自古以来都称“严父慈母”。不过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对我尤为关爱备致。
           父亲不仅是盘田种地,勤劳纯朴的农家好手;而且是鼎鼎有名的烹调师,十里八乡哪家起房造屋,婚嫁迎娶,红白喜丧之类的宴席都请他掌厨;又是有口皆碑的屠宰行家(不是以宰杀牲畜,卖肉为业的人,而是业余的不能称“屠户”,农村习惯称“杀猪匠”),手脚麻利,迅速利落,宰杀鸡鸭鹅、猪牛羊只一刀了结,眨眼功夫就打整得干干净净。隔壁邻舍和附近村寨的农家,每到寒冬腊月或举办宴席都请他,他素来乐善好施,随请随到。请的人多了,他就配置了一套屠具,大锅、屠桌、木缸、杀猪刀、刮子、刨子、挂钩、挺杖等等,样样都有。有趣的是,在乡下,无论哪家宰猪,猪腰子(猪肾)都当场拿给小孩烧吃。我也和农村小孩一样挺喜欢烧猪腰子吃。寒假期间,人家请我爹去杀猪,我就跟着去,烧吃过不少猪腰子,在纯真幼稚对父爱感受尤深。猪腰子吃了不少,屠宰技术学到不少,人员也结识了不少。
           农业合作化时,社员出工是记工分。在春耕生产之前,社里组织社员清修水渠。一个星期天我爹带着我和社员们去修水渠,生产组长划定每人修理三丈,当时在场人中我是小学生,年纪、个子、力气都最小,按理应当根据我的实际情况少划点。生产组长却不是这样做,似乎是有意作难,划任务一律同等,我觉得不对,说我的是不是可以少划一点?生产组长没好气地说既然来了就不能讲二话,除非你回去不干。我爹对我说:娃儿,拿出骨气来!我们父子在一起,我挖了一阵,劲头越来越弱,渐渐拿锄头劲都没了,很吃力。父亲不吭声,既不叫歇下,也不催我费劲,他只管埋头苦干。我明白父亲的意思,做人就要有骨气,不能叫苦,不得显示懦弱,只要你默默地干活就行。我默默沉受着,实在累了,自个歇一下又接着干。父亲把他那段挖完后,气都不喘一下就接着来挖我干这段。当大伙完工时,我们父子两的六丈工程任务也已完成,通过验收。随后几次都是这样,既锻炼了我,博大精深的父爱印入我的心田。
           人民公社,大跃进开始不久即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自然灾害,处于三年困难时期,我爹为解决缺粮饿饭问题,相继到大兴、街村、堰口坝、三棵树、包都等处帮助主厨,开食馆、办大伙食堂,他以厨师专长,独出心裁地细心研究,经多次实验,把荒野生长,农家通常用作饲料的草本植物酸猪草,精心加工制作后拌合玉米面或马铃薯做成“淀粉粑粑”。他发明的淀粉粑粑,使白角坝几万人,安然渡过三年饥荒,没有出现水肿病和饿死人的现象,获得政界和民间高度赞誉和拥戴,被评为云南省劳动模范,受到云南省委、省政府的表彰。他说,我是老文盲,说不出多少道理,我只懂得共产党员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就是要拿出实绩来。朴实无华,铮铮有声!
           可怜天下父母心,世间父母无不“望子成龙”,希望自己的子女尊祖训,忠孝廉悌,成大器,有本领,成就一番事业,成为国家栋梁之材。光宗耀祖,门第增辉。
           1984年9月下旬,我出差在昆明。28日,宁蒗老家父亲走了,历尽磨难、饱经沧桑,撒手人寰,享年76岁。我丝毫不知,更谈不上看望一眼。还是妻子得知信息赶去与二哥二嫂、妹妹和家族、村邻们料理后事。20天后我出差回到永胜才得知信息,又赶过去处理未竟事宜。我在父亲墓前跪拜祭奠,告慰父亲:孩儿不孝,您驾鹤西去时孩儿在异地出差不能来送别,忠孝不能两全,请父亲鉴谅。唯能补尝的是将此土堆立上碑,三年后的清和月,孩儿来为您立碑。孩儿将不负重嘱,终生奋斗,以为国为民建功立业的成果来告慰您老人家!1987年清和月,我为父亲立了碑。我要把永胜先进的文化、碑刻艺术传播到宁蒗,我写好碑文在南华石场请世代碑刻世家周师傅刻制,用零担车把碑石运送到村中,再出钱请四川强劳力运送到刘家沟磨刀石山阳梁子父亲墓前。那是父亲生前选择的墓地。请永胜石匠过去安碑。村中族人亲戚出力帮忙,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这多年间,我们经常回宁蒗,去父亲墓前祭奠。脑海里随时浮现着父亲的音容伟岸。一幕幕,如同电影般显示着,永远缅怀。父亲是目不识丁的普通农民,中等身材,结实强壮,忠厚诚实,温然谦和,沉默寡言,犁田掌靶,盘田种地的行家里手。在我心目中是那么伟大,英武,刚毅顽强,核桃型的脸庞,是饱经风霜的见证,深邃的目光,炯炯有神,可洞穿历史岁月!
           父亲的事,是永远也回忆不完的。
    而今,我的孙孙都长大成人,可我内心里依然对父亲有着无限的眷恋。父亲于我那是山,毕生仰视的高山!我用毕生奋斗的成就来读懂父亲,向父亲汇报。让在天之灵的父亲得以慰籍!


    1982年5月,全家福:简良开、夫人简秀丽,父亲简学芳、母亲简李氏、岳母魏桂珍,
    长女简传颖、长子简传宗、次女简传倩、侄女李燕(在我父母前者)


    第五节 母爱情深
           2000年3月30日21时,我接到妹妹简良娣电话,一小时前母亲与世长辞了!定于4月2日早上出殡。啊,母亲走啦!93岁!
           我得赶回去,参与主持母亲的丧葬仪式。说起母亲,多年前的往事纷至沓来,我陷入无尽的沉思。
           慈母李氏华坪县德茂尾巴村水田人,由于家境贫寒,受欺凌,在刚记事的孩提之年就被掳上凉山为奴。母亲性格很倔,外柔内刚,坚毅顽强不亚须眉。众所同知,凉山彝族各个家支成员都有自己的标识,他们从坝子里掳去或买去的娃子(奴隶),为防止逃跑或被冤家、或对手转移、抢走、转卖,都在娃子手臂上扎上墨针,就是用针刺破皮肤再浸以墨汁,作为本家支特有的标记。墨针一旦打上,就是终生的标记,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找得回去。我母亲是极罕见的倔强女性,从被掳上凉山那天起到逃出虎口,十多年间,不知被奴隶主贩卖过多少次,转辗多少座山,多少个地方,她始终与命运抗争,拼命反抗扎墨针,奴隶主始终未得呈。因此,她是从黑彝(奴隶主)家逃出的唯一的没有扎过墨针的人。这是她刚直自尊的真实写照。在暗无天日的岁月里苦苦挣扎,咬牙生存,历经磨难,苦熬成人,赴汤蹈火,逃离苦海,几经辗转,来到白角坝,与严父学芳公缔结良缘,成家立业。夫妻相伴,同甘苦共患难,心心相印,肝胆相照,白头皆老。在漫长的苦难岁月,养成勤劳俭朴的贤妻良母,操家理财,含辛茹苦,维持生计。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一字不识,却是一本无字的书,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无私的母爱像一股清泉在儿女们心中绵延流淌。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明事理,大事小事分得很清,特别是在培养孩子上不惜一切代价。我小时候有点刁娇,虽然农家生活俭朴,肉食荤菜一个月仅吃得上二三次,大量时间吃素食。我还真有点“选嘴”,叶绿素类什么都吃,就是吃不来豌豆尖。母亲苦口婆心劝我逗我,为让我吃豌豆尖,就专门用化油煮豌豆尖给我。我不吃豌豆尖不是怕苦,而是嗅不来那豆笋味。说来也怪,我长大后还很爱吃豆笋和豌豆尖。
           我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母亲领着我和二婶、刘表嫂她们去牛棚子沟砍柴。本来每个人都拿有柴刀,自己的一背柴是自己砍的,我已十二三岁了,但还任性,爱玩,撒娇。以往我一个人上山砍柴都是自己砍,自己系柴背子,自已把柴背回家。但这天跟着母亲去,有靠山,就产生依赖性。母亲砍好她那背柴,把柴背子系好,又给我砍好一背,并给我系好柴背子。把柴背回来时,在离家将近两公里处,我因为累,腰酸腿疼,肩头也有点受不了,不注意崴了脚,柴背一滑就摔到坎下,系柴的绳子断了,柴背子也散了。我趁机撒娇,嚎声大哭起来。母亲的那背柴也很重,但母亲很疼爱我这个么儿,耐心地劝我哄我,给我擦干眼泪。把我这背加在她那背上,本来她那背就够沉的了,又加上我这背,两背做一背,还要走两公里。母亲背着沉重的背子,非常吃力地走着,慢慢地把柴背回家。后来想想,当时是年幼太不懂事,太任性。任性、撒娇折磨母亲。幸好那时母亲身强力壮,如果当时累倒在路上,或累坏身体患上疾病,以至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那就是我造的孽,罪过,内疚一辈子!
           记得在小学二年级下学期,我在河里学游泳,差点被人谋害葬送生命,垂死挣扎逃出后,又遭对手一伙撵来追打,我跑回家就不敢去上学了。在家呆了几天,母亲平静地对我说:你的心事妈晓得,有人打你、欺侮你,你要向学校反映。我们家祖祖辈辈没文化遭人欺侮 ,你不明白吗?现在社会条件好了,家里再困难都得想办法让你把书读出来,再不读书对得起祖宗,对得起爹妈吗?“没有文化不会有出息”。随后,班主任赵立基老师深切关怀,专程登门家访,循循善诱开导我继续去上学,不能辍学。我将情况向赵老师反映,学校采取有效措施,让我住校,确保我的人生安全,顺利完成学业。
           母亲幼小时就遭受磨难,没机会学针线,做不来精细的针线活,不会做鞋。当我初中毕业到外地求学时,母亲拿着请人做的 。布鞋对我说:三娃,你要到大地方去见世面,不能再让你穿草鞋出门啦。妈笨,不会做鞋,对不起你,妈请你大树子那位姜表姐给你做了一双鞋,你试试,合不合适?我穿上一试廷舒适,说:“妈,您别这样说,你把我们兄妹抚养成人,恩深似海,我一辈子感恩还来不及哩。这鞋挺合适,谢谢妈妈!”
           我在异地他乡从军服役后,妻子在家生下长女瑜颖时。我那年逾花甲的父母双亲从宁蒗老家带着丰实的营养品,长途跋涉奔波,大部分时间是徒步行进,有时遇到好心人搭乘一截马车,歇歇脚,又走,一天能走多远算多远,走到哪算哪,历经数天,来永胜照料儿媳、孙孙。父母对儿女的骨肉深情,养育之恩体现得淋漓尽致,儿女孝敬父母理所当然,感恩之情铭记终生。
           母亲没有华丽的外表,只有对我默默无闻的爱。母爱,如同一块未经雕琢过的璞玉,一旦雕琢,将成为令人惊叹的无价之宝,我在母爱中,深切的感到:母爱无痕。母爱是天涯游子的最终归宿,是润泽儿女心灵的一眼清泉,它伴随儿女的一饮一啜,丝丝缕缕,绵绵缠缠。有了母爱,人类才从洪荒苍凉走向文明繁盛;有了母爱,社会才从冷漠严峻走向祥和安康;有了母爱,我们才从愁绪走向高歌,从顽愚走向睿智;有了母爱,也才有了生命的肇始,历史的延续,理性的萌动,人性的回归。
           我作好《祭母文》,4月1日,带着儿子传宗赶到妹妹家,料理妈妈后事。妹妹告诉我,母亲这段时间虽然视力很差,但身体还可以,精神还好。前天晚上还自己洗澡,昨天上午在院子里用玉米喂鸡喂鹅;中午吃了一小碗面条,下午她说精神有点差要睡一会;晚饭时问她,她说还是吃点面条,煮一碗给她,吃了半碗。晚上八点我看着电视,心突然一阵剧跳,觉得有点异常,有一种不祥的预兆,我赶紧来到妈的床前看望,妈就说不出话来了,用手指着南边,我明白妈的意思,是想念你,就说:“妈,你放心,我这就打电话给三哥,他接到电话就来啦!妈点点头,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晚上请道士先生做道场,打绕官。由道士先生引导,堂兄、族长简良才带领我们兄弟姐妹随着道士说唱,诉说母亲生平事迹,祈祷超度。思忖着我的妈妈是世上最好的妈妈!然而,我将怎样报答母亲的恩情呢?深夜,我聆听堂妹简治奉在母亲灵前哭诉咏诵《十想娘》,寄托哀思。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由得引发着我号淘痛哭……
           4月2日清晨,简氏家族宗亲、亲戚朋友、十里八乡村民数千人蜂涌赶来参与出殡,整个葬礼隆重肃穆,规模空前!正是:巾帼精神在,业绩众人扬。高风昭世人,懿德传乡里。母亲的灵柩抬到刘家沟磨刀山阳祖茔,与父亲的墓并列。中午十二时下祀。宁蒗的传统规矩,下祀时要清棺。打开棺盖,看到母亲那安然慈祥,福寿全归的微笑,嘴张着似乎想说什么。我终于能见到母最后一眼,我轻轻合上母亲的嘴,含着热泪告慰母亲:“妈,安息吧,一路走好!在天之灵保佑儿孙们安康幸福,吉祥如意!” 


      2016年4月1日,我突患急性心肌梗死。由县医院转大理附属医院抢救,得力于当代高超的医疗科技和医务工作者们的高尚医德医风,得以起死回生。在我住院抢救、治疗期间,亲朋好友、社会人士相关领导及时来看望,慰问,送温暖和力量。10日,中华简氏宗亲会第一常务副主任简恩来携夫人赵春艳、中华简姓宗亲总会会长简明华率贵州简虎、简远富、简洪飞,江西简敬维、黄志华夫妇和儿子,简耐根夫妇一家四口,桐村书记简乔古夫妇、副书记、主任、妇女主任,河南简金奎夫妇、简洪进,海南简家宝,广东简志明、欧莲夫妇、简伟良,重庆简广沛,福建简龙祥、简志坚等宗亲前来看望,宗亲们特地解囊相助。


    第六节  感恩终生
           2016年3月下旬,我携夫人到大理走访看望已退休多年的知己老友原永胜县人大主任,后为大理医学院附属医院即今云南第四人民医院开拓者,党委书记、院长、外科专家、罗兆文教授,以及与老战友石钟才、谢玉忠、罗自新相聚。同时走访相继来大理务工并在古城镇大锦盘刘官厂六组、西门村安家落户的昭通永善县人简远平、四川自贡市人简传贵;尔后走访本家族分居在弥渡县的宗亲。弥渡县城简家是永胜清水简洪清(与我同辈)三子简昌富(1931——1972),到弥渡安家落户,英年早逝。在弥渡我们与简昌富遗孀、寿已八旬的杨丽珍及其子女亲切相聚。杨丽珍在丈夫早逝后,艰难度日,恪守妇德,坚贞守节半个世纪,含辛茹苦,将简玉和、简玉琼、简玉芬、简玉芳、简玉华、简玉荣、简玉林七个子女抚养成人,各有归业,各有建树,堪称贤妻良母,巾帼须眉,正是:品志高节在,善信积德存。
           4月1日下午14:45时,我在计算机前思考着前几天到大理州弥渡县寻访宗亲的事。我想把这事写出来,正构思着笔,突然胸部疼痛起来,发觉不对劲,当即关闭电脑,从三楼下到院子里告诉正在培植花草的老伴,老伴说你去服宁心宝。宁心宝是治疗冠心病的药,我一直服用着的。我进到屋里未及拿药就觉得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冷汗发作躺在纱发上,老伴跟着进屋见此症状,赶紧拿速效救心丸给我含着,同时打电话给儿子。
           儿子、儿媳随即开车赶回,将我送进县医院,在急诊室,医生给我打心电图,诊断出病情严重,当即安排住院。15:55时在县医院内科住院就绪,医生嘱咐我头不能离开枕头,要在病床上躺7昼夜。已经是阳春时节,天气晴好,室内温度在摄氏22度左右,但我躺在病床上右边身子发冷,特别是右脚,很明显右脚供血不足。我把这情况告诉老伴,老伴当即用被子把我裹紧捂着,却没有变暖的感觉,一点也不热乎。16:55时,县医院确诊:冠心病,急性下壁心肌梗死,病情非常危急!主治医生张立芳代表县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同时采取紧急措施,立即转院。转院,转往何处何医院?转昆明医院,476公里,路程远,恐怕来不及;只有转大理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即云南省第四人民医院,200公里,路程近些,而且医疗条件较好。
           一经确定,永胜县医院当即派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将我护送到云南省第四人民医院。老伴在救护车上精心守护着,儿子、儿媳和两个伙伴的车随后跟着。救护车离开永胜20多公里,我的病情恶化,血压降下去了,救护车停下,医生对我儿子说病情非常严重了,怎么办?儿子果断回答,送,送到哪里算哪里!同时,儿媳给在昆明工作的姨娘蔡维桂打电话说明情况,蔡维桂又通过老公谭龙与附属医院副院长谭云波联系,谭副院长及时安排好病房床位。21时许,救护车到达云南第四人民医院就住进内一科9病房。
           次日,已退休多年的该医院元老、知己老友罗兆文得知信息就来看望,一再嘱咐副院长兼心内科主任吴新华、主治医生董榆等医护人员对我进行全力抢救。
           4月5日上午,罗兆文将吴新华主任带进病房与我相识,并由吴新华副院长执诊为我做心脏支架植入手术。吴新华是永胜人、原我单位吴光华的弟弟,医德高尚,医术高超。我的两根动脉血管出问题,都要安放支架,鉴于当时的身体状况,为保险起见只能先安一个,先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天为我做手术的医生是:吴新华、匡时权、董榆、陈章荣,书写医生裴彬。做了手术,病情便有明显好转。
           4月16日,北京朝阳医院内心科专家到大理巡诊。吴新华副院长带领北京内心科专家王医生等为我做第二次手术,安放第二个支架。两次手术都顺利成功。正是:高新医技胜华陀,起死回生不是梦。手术室里,医生从我右手腕动脉血管处切开口子,把心脏支架放进去,用计算机指挥支架顺利到达心脏指定位置安放好。手术室外,亲属们在荧光屏前观看,听医生讲解,真是太神奇啦,天方夜谭,不可思议,但这却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不能不使人心悦诚服!医护人员以精湛的医术,高新医技,妙手回春;救死扶伤的高尚的医德医风,令人肃然起敬!
           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4月22日,终于治愈,康复出院,回到家中。
           一人患病,牵动着方方面面,家人、亲属,亲戚朋友,社会人士,同仁同事,医疗救治的相关单位等等。所有这些都得感恩。
           从我患病时起在家的妻子、儿孙,亲戚朋友就相继赶来守在我身旁;在昆明工作的小女儿简传倩、女婿陈勇带着女儿陈亮希于2日就赶来大理,参与守护;在海南的长女简瑜颖和她正在读大学的女儿简远航也要赶回看望,却因无法离身而随时打来电话问候,安慰。
           4月6至8日,宁蒗简氏家族简良娣、简良德、简良仁;中华简氏宗亲会、宗谱续修委员会名誉主任、《简氏通志》、《简氏通讯》主编简斌全,会长、主任简贵琰,名誉主任、秘书长简恩承;云南简氏宗亲会会长简华兴、副主任简玉宽;昆明简氏宗谱续修委主任简衸嘉、秘书长简洁;广东江门简英潮;亲朋好友陈树林、陈瑞父女,刘汝章,张正雄、刘秀春夫妇;贵州遵义同支房族人简月凤,四川雅安简仁德、简辉艳;原永胜县宣传部部长、丽江市社科联主席张建华组建的以市县同部门成员为主体的微信群“家”,及乐文鹤、高潮明、李祥、余正波、陈洪金、成如明、杨宝琼、冯小明、丁红、白龙剑、陆春旺、张虎、马晓丽、黄玉莹、杨艳芹;永胜县文化局、永胜县书画协会以杨春山、冰山为代表和“边屯之窗作者群”等等,或亲临前往,或打来电话,或发来信息,关心,问候、鼓励、支持我;8日,正在中学就读的孙子简远玺请假专程来看望;特别是家在大理、年界七旬的老战友谢玉忠、石钟才;老朋友贺为敏;10日,中华简氏宗亲会第一常务副主任简恩来携夫人赵春艳、中华简姓宗亲总会会长简明华率贵州简虎、简远富、简洪飞,江西简敬维、黄志华夫妇和儿子,简耐根夫妇一家四口,桐村书记简乔古夫妇、副书记、主任、妇女主任,河南简金奎夫妇、简洪进,海南简家宝,广东简志明、欧莲夫妇、简伟良,重庆简广沛,福建简龙祥、简志坚等宗亲前来大理附属医院看望我,宗亲们特地解囊相助。简恩来夫妇800元,其余的有200至500元不等,总计3300元,以缓解我高昂医疗费之危;17日,在丽江工作的侄儿简传文和夫人田应芳肩负父母和族人重托专程来大理看望。众多亲戚朋友、方方面面友情之士的关怀照护,出力支持协助,给我温暖,给我力量,使我对战胜疾病充满信心和希望,获得又一次新的生命。在此,我对让我获得新生的所有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表示衷心的感谢!!!
           当然,更值得感恩的是伟大的祖国,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美好的社会,美好的时代。升平盛世,国泰民安,和谐社会,人心安定,经济腾飞,交通便利,高新医技发达,否则一切都无从说起。
           2016年4月25日,“中华简氏网”和全国简氏各个QQ群发了我的《生命再生必感恩》一文,此文加载《简氏通讯》总第30期,得到各地宗亲的广泛关注和响应。
           我出院后陆续来看望的有委宣传部、宣传部新闻办公室、县文联、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永胜公司、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永胜分公司等单位和胡延平、蔡平波、马丽红、李治萍、吴绍学和夫人刘利,吴绍平、王灿夫妇、王菊、王湘夫妇、王水珍、王瑞仙,李德珍,李树新、刘美荣夫妇及子李明、媳史加兰,张金辉、王红梅夫妇、王红安夫妇,蔡维明张兰夫妇、彭云华,冯如道夫妇、张成荣、肖联甲杨玉仙夫妇,杨水仙文思学夫妇、杨国英陈本信夫妇、石翠卢明金夫妇,高汝章方菊珍夫妇,毛加荣、曾雪萍、唐治中,大理的简远平,在昆明工作的侄儿李银和王露夫妇,宁蒗在丽江工作的亲戚邰先常、曾东,以及儿女们的朋友若干好心人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安徽固镇宗亲会简永林,7月19日一早,在《简氏通讯》总第30期上看到我的《生命再生必感恩》,在7:53时发来慰问电,全文如下:
           尊敬的良开公,您好!
           阅读本期通讯,惊悉您为族操劳突发心脏病。幸喜现代科技发达,医术高超。您很快恢复健康。安徽固镇宗亲会及三千族众向您祝福!
           祝您 身心健康,全家幸福!     安徽固镇宗亲会简永林
           昆明简氏宗会非常关注我的健康情况,春节前夕,昆明佛教协会会长、居士林林长、97岁高龄的族长简惠英特地汇1000元人民币表示慰问。7月 20日,简而明又代表女儿简洁专门打来电话表示慰问,并汇来1000元人民币,解囊相助。在丽江工作的贤侄简传文随后又代表宁蒗宗亲及他父母专程来永胜看望,解囊相助1000元。
           重庆酉阳88岁高龄的宗族长兄简俊明老宗长,特撰专文发在《简氏通讯》总第31期,转录如下:
           读良开公《生命再生必感恩》有感
    生命再生必感恩,细细品读动人心。
    二0一六四月一,开公突发冠心病。
    目眩头晕冒冷汗,家人紧急送急诊。
    心肌梗死病危急,立转大理求医生。
    两根血管安支架,化险为夷得再生。
    抢救其间人和事,感天动地再感人。
    家人亲属尽全力,同仁同事献真情。
    良娣良仁简良德,斌全贵琰简恩承。
    华兴玉宽衸嘉洁,英潮陈瑞刘秀春。
    月凤明德简辉艳,张建华之微信群。
    正波洪金乐文鹤,丁红龙剑成如明,
    宝琼小明陆春旺,张虎晓丽李志萍。
    永胜文局书画协,边屯山水作者群。
    恩来明华简敬雄,金奎乔古简耐根。
    洪进志明简家宝,龙祥广沛简传文。
    时时刻刻都牵挂,日日夜夜都关心。
    谆谆忠言送祝福,天天慰问传微信。
    千里迢迢来探望,慷慨解囊来济困。
    处处春天见温暖,时时刻刻有温情。
    是您德高得回报,是您望重受尊敬。
    吉人天佑福星照,逢凶化吉得长命。
    期盼保重多保重,昂首阔步第二春。
    余热发光展雄风,老骥伏枥感乾坤。
    再创族事新功绩,厚报生命再感恩。
           附:俊明公给斌全主编的信
    斌全贤侄:
           由于我不会用计算机,手机有些功能亦不会使用,电话沟通有时受语言障碍,加之听力不佳,所以等于成了真正的世外桃源了。国内外事情,有报刊电视可了解大概,对于族事因不会操作网站,除从通讯、通志上了解一些情况外,则无法及时了解动态。就象良开公的事,是在小简朴下载《生命再生必感恩》给我看后才了解。读了这篇文章,深感良开公的为人处世深受人们尊敬,是我们的榜样标杆,也深感我们简氏宗亲重感情亲情,在良开公危急时刻的那种关心,无私的深情厚谊,令人感动。这一切都是梅松公开启的天下简氏一家亲的结果。
           读了良开公的文章,深受感动,写了这个有感抒发情怀,想表达我对良开公景仰之情和对简氏族人的大爱的礼赞。因年事已高,力不从心,送你一阅。
           祝:事事顺心如意!
    老叔俊明    2016年6月2日
    附记:
           其实血栓疾病有预兆,可以予防。我在2004年4 月中风,妻儿们送我到县医院抢救治疗,入院时首先打“CT”,医生就告诉我,左小脑有血栓。左小脑血栓致使右半边身子、手脚和语言功能受阻,不能动弹。治愈出院后一直为创立他留文化、毛氏文化、边屯文化,日以继夜,废寝忘食操劳。我大女儿瑜颖自谋职业,推销安利产品,勤奋好学,刻苦钻研,学到了好多病理医理知识,推拿、拔罐、针灸、配方、制剂等在行,对常见病,多发病的疗效很好。前两年,她用柠檬、生姜、大蒜、苹果醋、蜂蜜为我配制了两大瓶预防血栓的饮料。这是清理血管垃圾,确保身体健康的良方,只因我忙于公务,为创立文化品牌,为人民为社会作贡献,对女儿苦心没有引注意,更谈不上重视,贻误了自己身体保养。事后,有老友从微信上发来这一良方,方才恍然大悟。世上没有后悔药,但既已起死回生,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上元节,大家圆圆美美,生活甜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