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简氏网

搜索
 
 
查看: 378|回复: 0

简良开先生自传《成就梦想》--连载(30)第四部:百川归流 致力大同 第1--3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97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3738

    主题

    7057

    帖子

    40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乐呵呵

    Rank: 8Rank: 8

    积分
    4069548
    发表于 2020-9-12 11: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简恩承 于 2020-9-12 13:07 编辑

    百川归流  致力大同

                                                                                                    
    2015年4月26日,在贵州习水县
    “中华简氏川渝黔支系一届二次会议”上


                                                                                                                                        

                                                                                                                                        辛劳为族
                                                                                                                          ——赞简良开先生
    2015年5月23
    简恩承

    续谱倾心忘古稀,
    遥遥滇贵作毫厘。
                                                                                                                                   争朝惜夕搜求证,
                                                                                                                                   点赞犁牛自奋蹄。
                                                                                                                 ——引自《简氏通讯》总第26期
                                                            简恩承,原句容市常务副市长,退休后出任中华简氏宗亲会、宗谱续修委员会名誉会长、主任,兼任秘书长。


                                                                                                                                                          

                    2009年8月20日晚,我和老伴作为毛泽东家世调研组成员至江西研,途经新余,与简香彩、简小生宗亲取得联系。这是二访祖籍地江西新余。

                                                                                                                                                          


           2010年5月3日简良开夫妇三访祖籍地江西新余,在简菊根、简香彩宗长的陪同下在水北十字街勘察了始建于宋时的水北十八简宗祠遗址。此次之行首获《简氏通志》豫章卷,获得与族圣简梅松先生联系的信息。

    第一章  报本追远  收族归宗

           崇尚祖德,崇拜祖先,报本追远,寻根究源,理清世系,入谱归宗,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亦是我简氏家族的优良传统。国有史、地方有志、家族有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我为编写族谱,至今已历时三十多个春秋,特别是近几年对丽江各县及大理、楚雄、昆明、怒江等州市简氏族人的调查、了解、收集整理谱牒资料,向《简氏通志》提供尽量多的信息,仅差旅费就达数万元,正是“路漫漫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孩提时,常听父辈们叨唠家族历史,族中豪杰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传奇故事。大凡成名人物无不自幼就有远大抱负,一生奋斗拼搏,勇于担当,不忘初心,成就梦想。在大脑中打下烙印,成为不可缺失的知识财富。如今能自慰的是,没有辜负父辈和族人的叮嘱和期望。我尽自己的能力主持重修简氏族谱。父辈们苦口婆心的训示,鞭策激励着我在人生的坐标上刻下能为家族增色添光彩的记录。
           宁蒗简氏家族过去因生活在贫困线上,被奴役,受欺压,没有识字人,祖源根藤仅凭世代口传耳闻的线索:祖籍江西临江府新喻县高杨里水北圩十字街洼垸简家寨;始祖简永康,“江西填湖广”,再由湖广入贵州遵义府;从始祖永康公起的二十代字派:“永兴福茂宗,廷居玉贵吉,弘崇在朝尚,天仕学良传”。据传,祖上在遵义的领地范围颇大,称之“插栈为立,手指为界”,那地盘上盛产茅竹,具有丰富资源优势,可将资源优势变经济优势。简氏后人在那里繁衍生息,延绵嗣续成为殷实富有的一大世家,在遵义建有宗祠,修有宗谱。延绵嗣续至十二世祖,后因苗疆事变,家族遭灾,十三世祖在国公携家眷逃难至蒗蕖州白角坝安家落户,成为宁蒗简氏开基祖。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回乡省亲,同父兄们叙家常,谈到族中之事,曾有华坪和大理洱源的族人来寻亲访谱要字派,大家都有一种紧迫感:族中延用的字派已用完,而二十一代的新人即将问世。从二十一代起是延用原来的字派重新轮回起用,还是新编字派?一致认为,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新中国成立以后,我简氏家族开始有了自己的文化人,应当有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风貌。于是,我受族人重托,于一九八四年编出新的四十代字派:
    远祖自兴茂世代繁盛昌恩泽裕发祥安邦振国光
    承前启金昆继志建伟业辉映兆文方鹏程有华章
           当时由于白手起家,家族历史数据十分缺乏,时间匆促,我只能将父辈们口头传授的祖源脉络和新编字派于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绘制了一幅瓜瓞图,挂在中堂上。一九八八年十二月,我将这瓜瓞图刻印了十本小册子供族人使用,并由简良才族长安排人员提供给华坪、洱源宗亲。二000年十月,我又一次回到故乡,从族弟简良仁那里看到一本《经单簿》并附有《简氏脉派》即元房世系的《裔支簿》原始文本。那《经单薄》是民国十年(1921)由简仕贵主办,请夏普和先生做法事撰写的常规法事文书。此文书由简仕贵长子简学明珍藏,在数十年后经学明长子简良万从平墙上发现。据此我理清了从迁居宁蒗的开基祖在国公以来家族各房世系的头绪,准备纂修族谱。
           村后至峁峁之间约六公顷坳坳,是我们简氏家族祖茔,四至:北面是刘氏人家,西北面是县电力公司、正西面医药公司、西南面百货公司后背。这个坳坳除南端有四冢潘氏祖墓外,其余皆是简氏祖墓,那里有宁蒗简氏开基祖至十七世祖的坟墓数十冢。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二官村已成为县城中心,那里已是黄金地域。要保存住这块祖茔地,日趋艰难。曾有一些部门和单位几次想占用,都因简氏家族在当地树大根深,德高望重,威慑一方而罢手。后来,有人放话:那些坟哪冢是简家的?全是土堆,一座碑都没有,乱说!这话激发了简氏族人自尊感和保护、重修祖茔,编纂族谱的强烈意识。
           我这个异乡游子,简氏家族的第一个文化人,肩负起家族的重托和厚望,2002年6月17日回到故乡,与族长简良才和简良贵、简良华、简良仁、简传琳、简传文等弟兄和侄儿们商定,当夜召开家族代表会议,办两件事:一、成立简氏族谱编纂委员会,收集资料,编纂简氏族谱;二、成立简氏家族重修祖墓领导小组,集资维修、重立祖墓碑。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由族长简良才任主任,我为副主任兼主笔,资金、原材料、劳力由族人承担,我负责全部文字工作,三年内完成。至2005年清明节,祖墓碑全部重修竖立完毕,宁蒗简氏开基祖在国公至十七世祖公、祖母五代数十冢合穴碑拔地而起,巍峨壮观地屹立在坳坳里。成为世人效仿的榜样,带动潘氏家族也随之重修了祖墓碑,简潘两个家族已形成共识,团结一致,同心协力保护这块祖茔地。
           我在撰写祖墓碑碑文的同时,相继在简良万、简良德、简良有、简良新弟兄陪同下,到大兴、宁利、金绵三个乡镇走村串户,遂户调查寻访,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努力, 2003年底首纂《宁蒗简氏族谱》问世。



                 中华简氏“两会”一届二次年会在江西新余召开。2010年12月23日晚,简良开和老伴与主要领导简梅松、简祖亮、简永龙和简香彩间菊根、简盛春等相识相叙。



                                                                                            2010年12月24日,云南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在江西新余成立。

    第二章  寻根溯源  四访新余

           我编纂宁蒗简氏族谱,因是阅历局限,沉注于书斋,对简姓缘起,郡望、分播迁徙,江西临江府、新喻县等概念是从《辞海》、《简姓氏学》、《范阳简氏家谱》等书籍上查找来的,心里不踏实;同时也被诸多疑问所困扰。俗话说,水有源,树有根,人有本,为理清我们家族确切的根藤脉络,始祖简永康出自哪个乡、镇、村,哪一房,他父母、祖父母叫什么名字,以及一直上溯至远祖、源头,必须到祖籍地江西新余走走,寻根究底,查个水落石出。我在想,理清了伟人毛泽东家族的百代世系;回过头来就要理清我简氏家族的根藤脉络,否则无颜面对我的简氏族人。由于岁月久远,能否实现预期目标,不得而知,只能走着瞧。我怀着投石问路的心理,遂有四访祖籍地江西新余之行,虽不可能一帆风顺,却也循序渐进,收获渐丰,终于达到预期目的。
           一访新余,仓促茫然,劳而无功
           2002年10月中旬,我作为毛氏文化研究专家,云南永胜代表,携夫人应邀到江西省吉水县参加毛泽东祖籍游览苑开苑庆典活动。10月19日,毛泽东祖籍游览苑庆典结束,吉水县派专车将我们送到新余火车站,在那里乘火车返程。新余是我简氏家族的祖籍地,我从遥远的西南边陲来到期盼已久祖籍地,本应停留两天,至少找两个简姓人士认识一下,了解祖源信息,如有可能续上血缘亲情更好。然而,与我们同去的那位政府官员公务太忙,不能停留,他带的东西又笨重,一个人行动很不方便,他既不让我们留下,我们也为他的安全着想,于是仅利用候车时间,在新余火车站停留了四个小时。
           那天,很不巧,天不作美,大雨滂沱,一处也去不了,只有去到书店买了两本书《江西是个好地方》、《江西省地图册》。在火车站门口打听一下情况,回应说:这里姓简的人不少,各行各业,各个部门都有。可是没找到一个简姓宗亲。由于时间仓促,阴雨制约,茫然行动,劳而无功。只能说明我们到过新余,祖籍地在我心中。随即上车时间到了,我们在茫茫雨雾中带着惆怅和遗憾,耿耿于怀地向新余告别。虽然一无所获,但异地后裔毕竟踏上了祖籍地这片热土,默默祝愿同源宗亲人才辈出,兴旺发达,我们再来时心想事成,获益多多。
           二访新余,公私兼顾,相得益彰
    一晃七年过去,转眼到了2009年8月。我应丽江市委聘请撰写《毛泽东祖先足迹》一书,书中需充实相关史籍数据,由承办单位党史研究室主任沙焕博带队,组成调研组到湖南长沙、韶山、湘乡、湘潭,江西南昌、吉安、吉水等地调研,考证核实。我作为书稿主笔携夫人一同前往,有意识地作了安排。我想到进江西先到新余,再进吉水,于是到长沙时我事先将我的名片拿给长沙至新余的高快客驾驶员钟师傅,请他帮我找几个简姓人员,代为转达。
           8月20日下午14时,我们乘钟师傅的车从长沙至新余,到达新余便与家门简小生联系上,我们在一起用晚餐。正好,这天是我的66岁生日,在祖籍地与简氏宗亲一起就餐,实在是寓意尤深。当晚,简小生向我介绍了新余简氏族谱编委简香彩、简志刚等家门,宗亲相会,促膝交谈,亲密无间,留下了永恒的纪念。
           尽管我因公出行,从丽江出来时太匆忙,未带族谱,还是获益匪浅。首先是见到了祖籍地的亲人,续上了已中断六个世纪的血缘亲情;其次,纠正了原来族谱上的误差,“祖籍江西临江府新余县高杨里水北圩十字街”,应是“江西临江府新余县水北十字街”,全称是“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水北镇”。水北十字街,过去是水北十八简的祠堂,简氏宗祠建于宋代,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侵略者的飞机炸毁,遗址尚在。其三,江西新余简氏属西蜀系昭德将军简雍后裔。始祖是蜀汉名臣、昭德将军简雍公的二十二世裔孙简宪,字庆远。庆远公,唐末进士,自蜀而赣,为江西吉州安福令,后擢为袁州(宜春)刺使,或曰袁州太守。致仕返蜀,因乱受阻而在袁州东之牛栏峡定居下来,生国鸣、国齐二子。国鸣公,字符音,生三子:韶,字世昌;頀,字荣昌;武,字瑞昌。国齐公生一子,字寿昌。于南唐丙辰(956年)后迁至新余,水北简氏皆韶、頀、武三公后裔。一千多年来,三公后裔人丁兴旺,四处播迁,遍及全国各地,今新余水北镇有简姓人口二万多。要搞清丽江简氏支房始祖永康公生于何村、何时、出自哪派、哪支哪房,岂能只争朝夕,还得耐心查访。
           三访新余,循序渐进,茅塞顿开
           时隔八个月,即2010年5月1日至5日,我和夫人三访新余。这次是专程前往,有的放矢,收获出乎意料。
           在4月28日,我和夫人从永胜前往昆明时就通过手机发短信与简小生、简香彩联系。5 月1日下午,我们到达新余,简香彩自始至终陪同调研走访。当晚,他做通简炳根(又名简保德,简小生的父亲)的思想工作,领着简炳根并将其刚拿到手的《简氏通志•豫章卷》来到我们下榻的交通宾馆,互相亲密无间地交谈宗族源流脉络。既是宗亲,亲同手足,年龄相差不大,我们就以兄弟相称。《简氏通志•豫章卷》重7斤,成本150元。掂其份量,它是中华简氏智慧的结晶,无法用斤两来比拟;它是简氏文化的缩影,无价之宝,无法以货币来计算。初阅通志,编委会成员的名字醒目耀眼,使我眼界顿开,对我简氏的认识猝然升华。这是我们夫妇此行的最大最理想的收获。
           随后几天,香彩贤弟设法找来简氏通志荆楚卷让我参阅;领我们到水北镇,请退休干部、编委简菊根、教师简安国和几位宗亲也来陪同调研,介绍情况,实地察看了水北十字街简家祠堂遗址、官溪村和新祠嘉会堂,以及附近的排江、慕江、罢塘几个简姓村子;他们特向我介绍了中华姓氏学大师、《简氏通志》主编简梅松先生及其相关情况,联系方法。5月8日我们返回永胜,9日上午我首次与梅松公电话联系,虽未见面但心意相通,都有相识恨晚之感,宗亲情深,心照不宣。我给他寄去《宁蒗简氏族谱》,请他阅示指导,他给我寄来《简氏通讯》2009年第4期和2010年第1期,两边同时寄出。我寄去的谱得到梅松公的高度重视,5月15日就给我回信,对宁蒗谱进行精心指导,使我茅塞顿开,辩证祖源,纠正误点,不再出现偏差。
          《简氏通讯》2010年第2期发表了我的《三访祖籍地江西新余》和梅松公《给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宗亲良开公的信》。随后,我通过仔细阅读《简氏通志•豫章卷》,从631页“三公后裔迁徙表”和1189页“世系表”中找到依据,上面记载的雍公三十六世简庆元,配闵氏,生子二:永文、茂生。这一代是“永”字派,其中有简永福、简永迪等亲堂兄弟都迁长沙 。庆元次子茂生,行远八,洪武二十九年商徙广东、继进四川。经推敲认为茂生即永康,简永康,字茂生。我把这一推测与简梅松先生和江西新余水北族谱编委考证,经磋商,达成共识,确认雍公37世、韶公14世茂生即云南丽江宁蒗始迁祖简永康,属桐村派云泉村(泉下)。
           同年11月,我修订并扩展为《云南丽江简氏族谱》,写了定版文章《云南丽江简氏祖源辩证》,此文刊载于《简氏通讯》总第8期。
           四访新余,归宗入谱,功德圆满
           2010年12月25至26日,中华简氏宗谱续修委员会、中华简氏宗亲会,简称“两会”一届二次年会暨祭祖仪式在祖籍地江西新余举行。我和夫人简秀丽23日晚到达新余,简香彩贤弟在火车站迎接我们,领我们到金洲宾馆报到,并与先期到达的中华简氏“两会”荣誉主任、总顾问、《简氏通志》主编简梅松、“两会”主任简祖亮、第一常务副主任简贵琰、秘书长简永龙等领导和江西新余简盛春、简菊根、简带根、简耐根、简小珠等宗亲见面相叙,梅松公与我们进行长谈。24日,简长翰、简良开和夫人简秀丽、简华兴和夫人王琼、简成举、简高芳等七个云南代表举行第一次会议,成立云南简氏“两会”。
           25日上午,新发公司黄总派两辆大巴车把宗亲会代表送往桐村,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十名代表汇聚于桐村“简氏宗源”大宗祠祭祖。梅松公主持祭祖仪式,全体起立,向远祖轩辕黄帝、姓源起祖简伯、西蜀系肇基祖简雍公、江佑始迁祖唐袁州刺使庆远公、江佑世祖母音公(国鸣)、桐村开基祖韶公(世昌)、枫林开基祖頀公(荣昌)、白沙开基祖武公(瑞昌)“八祖图”三鞠躬,鸣炮。接着各大支宗亲代表依次到祖宗堂神龛给江西简氏始迁祖庆远公及其子国鸣、国齐二公,其孙韶、頀、武三公上香,祭拜。《豫章卷》中简氏源流世系表在这里得到了诠释。
           午餐后,会议安排代表们到先祖桑梓地瞻仰观光,香彩贤弟带着我们夫妇和重庆酉阳简俊明、简朴和贵州大方简明华、简远海叔侄驱车前往枫林、楼山、官溪、排江等村,接着来到泉下。我和夫人在简香彩的陪同下与泉下族长简水春(简志远)、简志龙、企业家简友生及众多宗亲们见面相叙,我把《云南丽江简氏族谱》呈送给族长简水春惠存,作为始迁祖永康公后裔向祖籍地家族的汇报和续上血缘亲情的证据。族长简水春将他们保存的宗谱底本拿出来给我查阅,核对、校正。《泉下谱》与《简氏通志·豫章卷》一致,确认,收族归宗:庆元(1344——1427),闵氏(1349——1414);长子永文(1369——1450),次子永康,字茂生(1376——1459),洪武二十九年商徙广东,继进四川,后来落籍播州(今贵州遵义)。还可追溯久远历史,从黄帝至简氏缘起鼻祖简伯是四十五世,简伯至简雍二十四世。简永康(茂生),为雍公(昭德)三十七世,韶公十四世,伯章七世。从韶公至永康公的世系为:韶——光裕——廿二郎——鹏举——冲霄——德卿——良辅——伯章——去妄——斯立——原真——一清——庆元——永康(茂生)。这就理清了简氏云南宁蒗支的根藤世系。
    会上,梅松公把我推举为雍公文化研究会会长,后来《云贵卷》出版,我们丽江简氏史志、数据、世系表是较为完整、系统、正确的,为中华简氏共同理想“正本清源,理清支系,统一字派,天下大同”作出积极贡献。我和夫人四访祖籍地江西新余寻根溯源,满怀希望而去,终于理清根藤脉络,功德圆满,载誉归来。





                                                                                                                         云南简氏代表在“简氏宗源”留影。



                                        2010年12月25日下午,简良开夫妇来到始祖永康公出生地泉下,拜祖认亲,拜会本支亲族族长简水春并查阅老谱,确定宗源认证。


    第三章  穿越川渝  续缘遵义

           我们家族的总体世系清楚了,但始祖永康公与在国公之间十二世,只知相传的字派,不知各代名讳,贵州遵义的本支宗亲永康公后裔无所知之,其繁衍播迁的内在情况还有待弄清。为此,就有了穿越川黔渝的三次专访。
           第一次是2010年底。
           我和夫人在中华简氏一届二次年会之后,随贵州省简荣彬、简盛华等宗亲一道乘火车从江西新余进入贵州,由简荣彬提供遵义师范大学教授简澈宗亲的电话,到达遵义直接由简澈接待我们。简澈对我们非常热情,安排我们在他家住宿,次日特请其岳父岳母专门陪同我们游览参观红军长征时的重要景点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老街、书店等。只因简澈是重庆武隆黑面角再阳(在扬)公房后裔分迁到贵州余庆的,与简荣彬是叔侄。简荣彬对我们丽江谱进行认真阅读深研,推敲确认,与我们是同支,他们的开基祖在阳(扬)公是永康公后裔。简澈虽在遵义市区工作多年,只因工作繁忙,对遵义市区老街简姓族人没有接触,无法提供遵义县的家亲信息,雾海茫茫,不知从何着手,我们只好在其盛情之下,惋然离去。
           第二次专访是2013年5月15至28日。
          《简氏通志·云贵卷》出版后,我急切翻阅,在首页见到梅松公说的令人惊喜的一段话:“贵州遵义市红花岗区海龙镇温泉村就没上《云贵卷》,他才得到信,此人叫简久金。”我当即与梅松公联系,梅松公回复:“简久金和仁怀是一个先祖,都是湖北崇阳慎冠公的后人。慎冠公是水北泉下迁出的,和你们是亲房”。继而得知,湖北崇阳慎冠公乃雍公三十六世庆元公长子永文公的后裔。。
           我与简久金联系,告诉他我们祖上因经商,比较殷实富有,在贵州遵义的辖地较大,特征是盛产毛竹。简久金回答说,那也许是赤水的丙安一带。千年古镇丙安是四川进入贵州最便捷的水路,曾是川盐入贵的主要码头,而今还有许多商贾会馆。他设法打听赤水简氏宗亲情况。于是,我们确定再往贵州遵义一行,寻访宗亲,我和夫人从永胜县出发前分别给简久金、简荣科、简作雄几位修谱宗亲发了信息,带去《云南丽江简氏族谱》两本,打算一本留给简久金,一本按简久金所说,留给赤水宗亲。我们于5月15日中午离开永胜,乘班车到丽江,乘当夜21:30时火车去昆明,次日中午在昆明火车站转车直奔遵义,17日凌晨02:30时到达遵义。简久金宗亲熬夜在火车站等候着,将我们安排在遵义县政府第二招待所住下,当日安排我们与云南大理州洱源县太平村人、从部队转业在遵义市法院工作、落籍遵义的简明柱宗亲见面,共叙家常。我已将大理简氏收入丽江谱,简明柱一房收录在谱,以往只在电话相通,而未蒙面,现在相逢,我只好把留给赤水的那本宗谱给了他,赤水那边用U盘电子版转达。绥阳县简荣科在年前就给我来信,他们为始祖居积公立碑,分布在云南曲靖宣威、文山州富宁的居积公后裔代表简成举、简华兴届时参加,邀请我也前往参加,他陪同我游览中国第一长熔洞双河洞。因春节前,我事情太多,很忙,走不开未去成,事后荣科宗亲多次邀请,我答应他一定来。因此,到了遵义必然要先去绥阳。
           18日,简久金驾车把我们送到绥阳县,当时荣科宗亲因事来不成,特地安排简荣金(中学教师)、简华玉(原水泥厂党委书记)、简华平(小学校长)、简华桥(企业家,开汽车修理店)接待我们。简华玉1952年生,1970年入伍在陆军第42师步兵124团服役,那时我们居然同在一个部队,只不过我在师部,他在团里,却无机会相识,直到数十年后的今天才见面,都有相识恨晚之感。当天下午,由简华桥驾车送我们去金字坝拜祭始祖简居积墓。居积公是雍公四十三世,是江西三派中的武公之后。我们的始祖永康公是雍公三十七世,江西长房韶公之后。居积公是在明嘉靖(约1526年)迁来,到今粗略计算已487年。居积公乃子源公幼子九钦公六世孙,其兄居教也迁贵州,故金字坝流传两弟兄迁来是有依据的。拜祭居积墓返回,当晚由简家超市老板简华桥盛宴招待我们。19日,简荣金特地把我们请到他家作客,简荣科夫妇专程从遵义市区赶回,简华玉、简华桥,绥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简禄纭夫妇也来作陪。席间谈到辈份,我们夫妇辈份最高,是雍公55代;他们荣、华、禄字派分别是57、58、60代。因此他们都尊称我们“祖祖”。午餐后仍由简华桥(个体老板)驾车,简荣科、简荣金宗亲专门陪同我们到70 公里外游览著名风景区双河洞。20日清晨,简荣科老宗亲招呼我们用过早餐,送我们上车前往仁怀市。他告诉我们仁怀编谱及宗亲联系人是简作雄,他在仁怀五马镇云安村,从遵义汽车运输总站乘公交车到忠庄客运站才能坐上去仁怀五马镇及云安村的车。
           在忠庄刚好有一辆去五马至云安的中巴车,20日下午两点班车到达云安,简作雄宗亲已在那里等候着了。云安原是仁怀市的一个乡,后来并入五马镇,只是一个行政村了。简作雄是雍公59 世,原在仁怀市广播电视台当摄像师,退休在家,负责纂修仁怀简氏族谱,制有光盘,已收入简氏通志云贵卷。简作雄将我们夫妇来仁怀的消息告诉族长简泮宾,家居坛厂镇、年逾七旬的老族长简泮宾特从30多公里外赶来相叙。简泮宾来到五马镇刚好与云安村在茅台酒厂工作下班回家的简作洪相遇,简作洪把简泮宾领着来,跟我们一起交谈。简泮宾与我们相会也很激动,他把抄录在笔记本上的始祖天禄公及二世祖简螯、三世祖简兴贵、四世祖简鋐、简锐、简戚(錤、琪)的碑文,以及他们的祖籍来历,各房世系,中堂陈设,字派一齐拿给我看,互相参阅,切磋。
           贵州省仁怀市是茅台酒产地,号称中国酒都,茅台酒厂、习水县习酒厂、与四川泸州仅以赤水相隔,泸州又是泸州老窖、五粮液、郎洒盛产地。而仁怀市五马镇云安河则是茅台酒水源区,这里受到政府、全民的严格保护,没有污染。置身于此,犹如世外桃源。当晚,简作雄把我们招呼到他家用餐,他家的老房子正在装修,土木建筑的板壁刚刷上红油漆,气味很浓。他父亲在年初去世;他两个孩子都在外面工作,家里就他母亲和他夫妇三人生活。母亲傅金珍,82岁了,腿不好使,但精神很好,仍帮着做饭操持家务;他妻子母应杰招呼工匠做活,忙里忙外收拾家里;简作雄在街上开着店,在那里住守。当夜,简作雄安排我们住简作洪家,简作洪的父亲简启文,母亲林文芹,与邻居简作伟宗亲一起很热情地接待我们。
           21日清晨,我们在简作洪家用过早餐,与简泮宾、简作雄和简启文夫妇告别,由简作洪陪同我们登车到仁怀市,从那里转车去赤水市。
           赤水简氏没上志书,简久金没打听到相关人员信息,建议到赤水后先去公安局、或丙安、胡市镇派出所请管户籍的同志帮忙查询简姓情况。简作雄和简作洪商议,到仁怀市利民出租车运输有限公司董事长简作明那里再说。21 日上午,简作洪回茅台酒厂上班,陪同我们乘车到仁怀市,直接领我们去找简作明宗亲。简作明工作很忙,让我们在办公室等他,到下班时才有空接待我们。他叫儿子、儿媳和孙子都过来来陪我们用午餐,并安排其子把我们送到汽车客运站,帮忙买了下午15:00从仁怀到赤水的车票。简作明又经同行朋友帮忙打听到一个叫“简巴儿(方音简泡儿)”的电话,并与“简巴儿”通了电话。从仁怀至赤水是通县油路,路况差,车辆多,有的路段正在修建,行程慢,135公里,跑了六个小时多,到21:20方到达赤水车站。简作明宗亲甚是关心,几次来电话问候行程情况,并与简巴儿联系。幸好“简巴儿”事前给已我们安排了住宿,让我们住在豪华的 “万豪之星酒店”,他夫妻俩驾车将我们送到住处。在酒店我们通过服务员打听得知这“简巴儿”意思是他排行老八,小名简八,一般人称之“简八儿”,真名叫“简平元”,是广水房开公司总裁。
           22日上午,简平元委托其老表(姑妈的儿子)丁光明来接待我们。吃过午餐,丁光明领我们去简平元的伯父简德华家,因简德华已过世,只见到其妻81 岁的银发老孺罗明桂。罗明桂精神很好,手捻佛珠,非常健谈,口若悬河,滔滔流水,但翻来覆去只知三代人的情况。这房简氏是从重庆搬来的,原住赤水新店公社红山大队。现有10多户,大都来到赤水城里。简德华夫妇有三子:简平之、简平泉、简平奎。简平之有一子,简林;简平泉有一女,简莉,一子简祥洪。老二简德荣是简平元的父亲。简德华的亲堂兄弟家有三弟兄,老大简德富,老二简德明,老三简德成。再有简太清、简太芝两家也是从重庆搬来的。其它更多情况就说不上来了。丁光明说道:他父亲丁泽富,1932年生,母亲简文英。这个简家也是从重庆搬来的,他母亲那辈有三兄妹,老大简文德(又叫简太文)在遵义市区,原是国家建筑三公司的干部,早已退休,前些年来搞过家谱调查,具体情况不清。老二简文俊,在老家。他母亲简文英是老三。我从网上百度简平元,得知简平元1967年出生在赤水新店公社红山大队,称之为“农民工创业之星”,是我们简氏家族的一个英才俊杰,网上宣传简平元的文章有两篇,我下载了推荐给《简氏通讯》杂志。
           23日早上,我们按简久金所说,去丙安查访。我们去到丙安派出所,所长从计算机里调出一个叫简大全的户籍,是天台镇人,在赤水市农牧局工作,使我们在惆怅中看到一线希望。我们返回城里找到市政府,了解到农牧局所在位置,又找到农牧局,说明情况。农牧局接待我们的同志说有这个人,是搞检疫的,在乡下工作。他们查到并与简大全通了电话,回复说他等一会就过来。过了一会儿,简大全来了,找到简大全就找对了人。简大全很热情也很激动,他把我们领到他弟弟简正胡处。简正胡是赤水鼎欣科技材料有限公司经理,是电子系统方面的企业家。一了解才知,赤水简氏族人与外界简氏无任何接触,所以对简氏QQ群、网站、简氏通志、简氏通讯,简氏家族史还闻所未闻。他们只知祖上是从习水那边过去的,住在赤水天台镇凤凰村(山),那里有10多户简姓人家,新店村有10多户即简平元他们;再就是复兴镇有10多户,加起来共约40来户,200余人。他们族长简明强那里有本族谱,可去访询。遵义市仁怀、习水、赤水与四川泸州市古蔺县都以赤水河为界,山水相依。简明强家住赤水河畔泸州古蔺县二郎镇,即郎酒厂地,对面是习水县习酒厂。只要找到族长简明强,便一切都清楚了,简正胡叫我们在赤水等他一天,尔后他开车送我们去与族长相会。当晚,简大全把在赤水市档案局工作的女儿简洁叫来,简正胡把妻子明方珍和儿子简滔及妻子的朋友周小舟找来陪我们就餐。
    赤水是我国典型的丹霞地貌分布区,红军长征纪念胜地,风景名胜、旅游景点较多。24日,我们应简正胡盛情之邀在赤水逗留了一天,简大全开车送我们去游览四洞沟。25日早上,因简正胡有事走不开,又由简大全开车送我们去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清水村一队,专访族长简明强。的确,若不是简大全驾车送我们去,在那岩石嶙峋、山箐交错、沟壑纵横,地形复杂的地方是无法找到简明强的。简明强,1943年生,大我一岁,退休教师,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六个子女。我们去时,就他和他老伴雷辉霞,在郎酒厂工作的么儿子简杰浩和孙子(二子的儿子)在家。
           简明强拿出由他收集整理的族谱,一世祖简朝龙,妣罗氏,由富顺柑子垇(坳)迁居泸州宝塔境之居仁怀观音堂,居住青龙场分尧家乡,生子简崇仁。简朝龙之前世系,不知其父名,无法上溯,其祖籍来历仅凭世代口耳相传,误传误导甚多。而简朝龙的墓碑立于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那么他应生于康熙年间,又因为他是八弟兄之首。所以“桐梓虎头峰(今凉风垭)遭遇虎难”是牵强附会之说,不成立。以简朝龙生卒年代,及其流传的字派“翁伯雍朝崇,仕在世文奇,宗登天元明(应),光俊泽”,要进行认真分析研究。以简明强所说,前三字“翁伯雍”是指缘起远祖及姓氏鼻祖简伯,以及西蜀系始祖简雍,不是字派。那么实际字派是“朝崇仕在世,文奇(齐)宗登天,元明光俊泽”。永康公后裔在遵义已繁衍生息十多代形成大姓望族,那么作为长房第十四代的朝龙公与么房叔辈的在国公出生相差数十年应说得过去,么房出长辈嘛。经过反复商榷,达成意向性共识,认可朝龙房乃与朝佐、朝卿房同支同祖同辈,为永康公十四世裔孙,雍公五十世,后裔传至简明强为六十一世(简大全、简正胡与简明强是同辈),至“泽”字派为六十四世。据简明强统计,目前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鸭溪镇,赤水市天台镇青杠梗、望隆镇碾子坝、长春榜;习水县隆兴镇、陶罐坳田、文教基、马铃;四川泸州古蔺县太平镇莫家山、二郎镇酒厂、清水、火石、岩上等地的朝龙公后裔有150多户,750余人。现今贵州遵义、四川泸州与云南宁蒗的生活习俗,方言、语音相同。如称伯父伯母为伯伯、伯娘;叔叔为耶耶;小孩为娃儿;玩为耍;背篮为背篼;辣椒为海椒;汤圆为汤巴。清明节上坟插青,中元节祭祖,烧袱祉等等。
           5月26日,我们告别简明强宗亲登上返程之途。我们这次寻亲之行,所到之处无论是否亲房都象在自己家里一样,宗亲们无不盛情款待,关怀备至,亲密无间,诉不完的宗亲情,表不尽的血缘衷肠!中华简氏,源远流长,支分千年,族播四方。子孙万千,蔚为荣光。血脉相连,广及万疆。精诚团结,全族繁昌。
    第三次是2015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
           我应简代盈、简代佑、简兴茂等宗长的盛情邀请,携夫人前往习水参加川渝黔部分宗亲联谊会,顺便到相关市县周游。从云南永胜到贵州习水约1500公里,无论乘汽车或火车都要在昆明和遵义两地转车。这段时间云南十九条高速公路都在维修施工,路上随时堵车,为避免这一状况,我们打算从丽江乘火车上昆明,从昆明转车到遵义,再从遵义乘汽车到习水,时间两天两夜。提前4天买车票,本是淡季,但依然紧张,丽江到昆明的硬卧票没有啦,昆明至遵义的硬卧也只有中铺没有下铺。我们只好改变计划, 4月24日早上8:30,乘白班汽车从永胜直抵昆明,25日10:48的火车从昆明至遵义,列车到达遵义时已是26日凌晨01:30。宗亲简月凤已在茅草铺车站等候迎接我们了,他安排我们用过点心,就在宾馆休息。刚好他也要去参加这次会议,清晨8时他驾车冒着雨雾将我们带到习水。
           参加这次会议,出乎意料的是会议安排我第一个讲话,到会的川黔渝宗亲代表以热烈的掌声把我推上船头。我按掌握的资料作了一番讲解,排了《永文至天禄世系》,为宗亲们提供探寻祖源的思路。简太文(即赤水简文德)、简代盈、简明强、简值、简万民、简代佑、简开贵、简兴茂等宗亲分在会上讲话,会议成立了“川渝黔边界简氏宗亲会领导班子”,众位宗长一致表示广开门路,为实现共同理想作出积极贡献!会后我们游览各地风景名胜,所到之处锦绣山河,如诗如画,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427日在习水,由简兴茂带领,简传学驾车,简六书、张忠琼宗亲陪同,送我们到土城古镇参观游览红军长征四渡赤水发轫地青杠坡战斗遗址和四渡赤水纪念馆。作为四渡赤水的第一战,青杠坡战役并不是令人称道的胜利,而是以红军的失败而告终,虽说是一败,但是这一败并不是平淡无奇,正是这一败红军一渡赤水河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正是这一败酿出了四渡赤水的胜利奇迹。诗曰:

           遵义会议扭航向,挽救革命挽救党。
           本欲北渡长江去,无奈强敌重重挡;
           首战失利青杠坡,启迪伟人用奇方,
           四渡赤水破天荒,走向胜利变新样。
           我们游罢土城,来到有着“绿洲红城”之称的习水县城,在城北10公里处,观赏旷世奇珍“中国杉王”。
           28日,我们乘班车从习水到重庆,简万龙宗长派车到菜园坝车站来接我们到渝北区住在豪华的珑帝宾馆,设宴招待我们。29日,我们在重庆休闲,游玩木鱼石公园和双龙公园等风景名胜。30日早上,万龙宗长派车将我们送到长途汽车客运站,我们乘班车来到江津。30日中午,82岁的简代盈老先生租车到江津汽车站迎接,简朝刚宗长也来陪同,用过午餐,参观游览聂荣臻元帅陈列馆。赞曰:
           开国元勋聂荣臻,为国为民献一生;
           楷模风范传百代,功载史册千秋存。
    随后,简代盈带领我们驱车进入90余公里四面山区,途中游览了塘河古镇和中山古镇,与做豆腐干生意的简大姐处聊天留影,当夜就住土岗村简代盈家,受到简代盈夫妇和儿孙们的热情接待。
           5月1日,简代盈老宗长领着孙女简裕玲,由简代熙驾车及其一家陪同我们游览国家级风景名胜四面山。出发前与村中乡村医生简代远留影。在四面山游览了中国第一高瀑,望乡台、土地神岩、龙潭湖、洪海、珍珠湖、水口寺、坪山等处景点。赞曰:

           倾泻激荡雾满天,瀑布高悬冠华夏;
           景象奇特誉乾坤,江山多娇胜如画。
           当天下午我们乘车回江津。5月2日上午,我们从江津乘汽车到四川泸州,再从泸州至九支,继至赤水。中午由简大全接待,用过午餐,简大全驾车带我们游览赤水老城区、大同古镇等景区。5月3日,简大全驾车领我们去到元厚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游览丹霞地貌红佛岩和五柱峰。五柱峰风景名胜区的重点组成部分与赤水桫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连,其峰大多在1200米以上,形成了壮丽秀美、形态各异的丹霞绝壁景观。山高坡陡,悬崖峭壁,全凭栈道上下,徒步行程五小时,特别是从五柱峰下山,从木楼梯下来2000多米笔直陡峭,急转弯栈道,对我这个七旬老人来说是体质、毅力和心理状态的全面检验和考核。我本来患有高血压、冠心病和严重的关节炎,还好,那天,头不晕、心不跳,眼不花,游完全程,顺利地下到坡脚,凯旋归来。随后,我们去到简大全的老家天台镇凤凰村,那里正在开发“赤水凤凰湿地公园”。我们查看了简大全和他弟弟简正胡两户的老屋。晚上,由简大全和夫人、简正胡和明方珍夫妇热情接待我们,并为我们购置买了上遵义的车票。
           5月4日早上8时,我们告别赤水简氏宗亲,登上了到遵义的班车。中午到达遵义,由简月凤宗亲接待。5月5日,一早,简月凤携夫人任建维和简太文(简文德)宗亲带我们去简久金老家海龙镇,游览海龙囤。海龙囤在遵义西北30余公里处,居群山之巅,四面陡绝,左右环溪,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是研究西南地区土司制度和关隘设施的重要实物数据。正是:

           固若金汤海龙囤,百万雄师旌日月;
           二十九代土司史,半朝天子传奇闻。
           改土归流成一统,昔日雄关已无存。
           千载沧桑风雨事,唯有遗址后人品。
           当天晚上由简月凤、任建维夫妇,简久金和夫人沈太秀,招呼我们到罗聘荞饭总店用餐,绥阳的简荣金、简华平,大小简华桥,务川简勇峰夫妇特意赶来相会。久别重逢,好不炽烈。本来我们已买了6号返昆明的车票,由于简晓峰和绥阳宗亲的盛情挽留,只好应承。当晚我们到简月凤家叙谈,品茶,此时湄潭县的简鸿飞、简艺、简华祥等几位经营茶叶的宗亲也闻讯赶来相叙,畅谈别后情况,场面分外亲热。
           5月6日,一早由简久金驾车,简月凤夫人任建维、简太文(文德)等人陪同前往娄山关游览。娄山关亦称太平关,位于遵义、桐梓两县交界处,是川黔交通要道上的重要关口。1935年2月25日至26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与黔军大战娄山关前,经过反复争夺,歼灭黔军两个团,揭开了遵义战役的序幕。两次娄山关战役保证了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是我国重要的“红色”基地。毛泽东填有《忆秦娥·娄山关》词一首,描写红军指战员英勇鏖战的壮烈情景。现以行草手书体放大镌于高14米,宽25米的大理石碑上,益增雄关声色。正是:

           黔北险要第一关,北距巴蜀南扼桂;
           峭壁绝立锁咽喉,千峰万仞堪雄奇;
           自古兵家必争地,红军鏖战开新宇: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离开娄山关来到绥阳,简月凤夫妇,简久金夫妇,简太文,简荣金、简华厚、简华平、大小简华桥和我们一起,用过午餐,我们这行壮观的宗亲队伍先到金字坝,在绥阳简氏始祖居积公墓前,举行隆重祭奠仪式,瞻仰祭拜居积公。
           接着去到绥阳风景名胜双门峡游览。这次川黔渝之行,值得庆贺的是寻到了同支房的直系宗亲,与遵义的永康公后裔在明公房宗亲续上了血缘亲情。
           4月26日清晨,简月凤带我们去习水参加川渝黔部分宗亲联谊会的途中,他把他叔叔简儒崇抄的族谱几页手稿,拿给我看,我看到他们的根藤脉络与我们相似,亲房血缘情由然升起,我在惊喜中提出要见到原件。简月凤应承我,待我们返回遵义时,他带我们去他老家查看老谱。
           5月4日中午,我们到达遵义,简月凤招待我们用过午餐,就按我事先所约,由他驾车艰难颠簸60多公里路程回老家遵义县西坪镇简家寨的叔叔简儒崇家考查寻访。在市区工作的简儒崇特地赶回在家接待我们。我们见到了简儒崇的父亲简洪柱,德高望重的高工,却因香火中毒,病重躺在床上;其母赵历珊,68岁,照料老伴,操持家务;二姐简儒娟也在家参与照料简儒崇在襁褓中的幼子简骏程。简家寨中的宗祠虽在“大跃进”中被拆除,但遗址尚在。我们与简儒崇一家虽萍水相逢,但血缘亲相联,情真意切,格外炽热。简儒崇拿出《简氏族谱》原件给我们看,此谱由简天兴纂修于清朝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42年后的民国三十八年(1949)由其孙简学文、即简儒崇的爷爷所抄,简学文抄录时20岁。
           我们阅览了他们的族谱,谱中祖籍,祖母柘氏、所传字派,代数,每代的名字都记载得清清楚楚,与我们丽江支房相吻合,可以确认,他们与我们是一支,同是简永康公的后裔,他们是在明公房,我们是在国公房。简儒崇的父母与我们同辈,简儒崇是侄儿,简月凤是侄孙。三次遵义行,终于续上本支房血缘亲情。虽然这天行程很辛苦,但是我续谱数十年来的最大收获,永康公后裔两省地后人续上了血缘亲情,如愿以偿,情深谊重,兴奋万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电脑罢工,甚是烦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